闲来无事,写写梦 【贰】

  • 2016 12 08 它 生锈的门 打开


      “它”可以说是我从小的梦魇了。小孩子嘛,恐怖片看多了,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脑补那种全身黑色、会抓人吃人、力气大跑得快、又聪明的可怕怪物。这大概就是它的原型。在我的印象里它像是直立行走的黑熊,而且聪明的可怕。它知道怎么开门,也懂得看床底和爬楼梯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它是我噩梦的常客。梦的背景是我老家那儿我长大的一栋房子里,不过多了很多不知哪里来的机关密道,还有很多藏匿的地方。梦里像是RPG游戏里的追逐战,它在不断追我,找我。我在梦里就只有一个念头,它要杀我,要吃了我,我得逃。而且不知为什么在梦里我特别害怕,我甚至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害怕。我知道这是梦,我甚至可以在心里默默的竖个中指,吐槽有毛好怕的,但在梦里我就是害怕,有种要窒息的恐慌。


     从小到大做过无数这样有它的梦,结局有好有坏。其实无非也就两个结局,我逃出来了,和我被它吃掉了。不过小时候第一次被它杀掉的时候我真的吓到了。被它追上后,它剥开了我的皮,从背后开始剥的,然后慢慢用爪子掏出血肉。我醒来后抱着妈哭了半天,现在想想还挺丢人的。


     至于这次要记录的梦,算是一个开放结局?我躲在一个类似楼梯间的地方。我左边是一扇上不了锁的门,右边是一扇通往楼下的楼梯门。但是楼梯门锈得很严重了,轻轻一碰就吱呀吱呀的响。我听到它的脚步声和粗喘声了,它就在我左边的门连着的房间里。它慢慢的朝那扇门走过来。楼梯间很窄,我缩成一小团,小心翼翼,生怕碰到右边的楼梯门发出响声,用两只手死死拧着左边的门把手。


     它在门口停下了,然后尝试开门。因为我在里面拧着门把不让它开,它大概感觉到了,我暴露了。就像是恐怖游戏里,本来是寂静无声的心灵恐惧,主人公小心翼翼的在废弃医院里前进,突然炸开了一段BGM,主人公什么也不管就开始狂奔。(好奇怪的比喻……不过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,语文不好,体谅一下)我本来屏着呼吸,心跳都不敢多大声,在暴露后什么都管不了了。脑子里就一个念头:药丸药丸!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拧门把上了。但还是敌不过它。我死死拧着的门把,一点一点,被它从外面拧开。


     然后?然后就没了。我看门把都要被拧开了,那叫一个绝望恐慌,然后一急……一急……我就醒了。真的醒来以后那种:这只是个梦真是太™棒了!天哪这个世界真美好!能上学真好!能写作业真好!能醒来真好!(狂喜乱舞.jpg)


     现在写下来,以后可别忘啦。


     反正也没人看,随意唠唠。每次梦里在追逐战开始前,房子里都是有人的,有我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。每次梦里的人都在变化。但是追逐战一旦开始,人就一个也没有了。【人消失了】对梦里的我来说就是追逐战开始的信号,我要开始逃了,它要来杀我了。但其实“它”的形象其实也是在不断变化的。但是变化很小,就像是今天它的爪子长了一点,身高矮了一点,或者是咆哮声变粗了一点,跑的速度变快了一点这样的变化。和朋友提起的时候,她了我一个我从没想到过的问题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也许“它”就是那些人变的呢?

 

      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他们形象的变化问题。不过我觉得在梦里找逻辑实在太扯淡了,虽然乍一听我起了一身白毛汗,但我还是持保留意见。


      以上。

评论(7)
热度(5)
 

© 亚瑟の仰望星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